“要傳承黨的好作風好傳統,要有革命樂觀主義精神?!薄照髂稀?9歲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講到抗日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蘇征南會懷念犧牲的戰友。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1938年8月23日,文明、啟明過綏留影紀念。左二是蘇征南,照片中間為蘇征南的堂哥殷文明。蘇征南當時的名字叫殷啟明,后來因為工作需要改名蘇征南,一直使用至今。這張拍攝于1938年的照片,蘇老一直保存著,他和堂哥一起參軍入伍的情景一直記憶猶新(翻拍資料)。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99歲的蘇征南雖然身患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壓,但是耳不聾、眼不花,每天仍然堅持看報看書學習,在他經常坐的沙發一側的小桌子上擺放著《參考消息》《今晚報》等報紙。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陽光好的時候,蘇征南會坐在這個沙發上看看報紙。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蘇征南的三兒子殷幸福拿出家庭相冊翻閱。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蘇征南的老伴高春萍惦記老伴身體狀況,她從房間里出來和記者說,蘇老年紀大了,不能長時間坐著,接受一會兒采訪要讓他休息休息,接著和記者聊起家常,三兒子也過來一起聊了起來。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蘇征南的老伴高春萍和大家聊起了兩人相知相識的故事,她說蘇征南年輕時個子高大帥氣,經常和戰友一起打籃球,還曾和朱德一起打過籃球。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蘇征南年輕時的軍裝照(翻拍資料)。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蘇征南年輕時候的老照片,充滿年代特色(翻拍相冊)。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蘇征南給記者講述他在西安上學時候的事情,對于那段記憶他印象深刻。1936年12月12日發生西安事變時,他正在西安上學,對當時的情形記憶深刻。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想起年輕時候的事,蘇征南開懷大笑,雖然大半生南征北戰,但是他從不覺得苦,有著極強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蘇征南講述他和堂哥一起參軍的故事。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采訪當天,干休所醫生劉星(左)和同事來到蘇征南家巡診。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醫生給蘇征南測心電圖。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臥室的桌子上擺放著蘇征南經常吃的藥物,雖然現年99歲的蘇征南耳不聾、眼不花,但是他身患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壓,需要按時吃藥。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中國軍網記者采訪蘇征南快結束時,蘇征南和記者握手。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

搜狐彩票开奖公告查询:百歲紅軍的囑托|蘇征南:南征北戰不算苦 想念犧牲戰友才最苦

來源: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孫智英 作者:劉上靖 孫智英 2019-11-08 09:04

搜狐彩票3d试机号 www.ymwyke.tw “要傳承黨的好作風好傳統,要有革命樂觀主義精神。現在過得是好日子,中國人要愛中國,保衛中國,人人有責!”——蘇征南·99歲

【人物簡介】蘇征南,原名殷啟明,河北無極縣南俱佑村人,1920年12月出生,1937年3月參軍入伍,曾在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工作,1938年7月入黨。曾任晉察冀中十分區大隊三營教導員、原總參測繪學院政治部副主任、原第66軍政治部副主任。參加過抗日戰爭、平津戰役、解放張家口戰斗、太原戰斗、抗美援朝戰爭等戰爭。1988年獲得二級紅星功勛榮譽章。1981年1月離休。現居天津。

蘇征南的三兒子殷幸福介紹說,蘇征南常跟看望他的年輕人說:“現在過得是好日子,中國人要愛中國,保衛中國,人人有責!”

采訪蘇征南之前,記者沒有查到關于他的公開報道,只是從干休所了解到他是一名紅軍。我滿懷期待,就名字聯想,南征北戰,注定是一個有很多故事的老人。

看報紙、收看新聞聯播、聽京劇、種花養鳥……這是蘇征南離休后30多年主要的生活習慣。他的住所有一個大陽臺,陽臺的一角放著一張單人沙發,旁邊是用木板放在凳子上搭的一個簡易小桌子,看上去有些年頭了,桌面上擺著近幾天的報紙和一副老花鏡。有時他也喜歡坐在陽臺上拿著收音機聽上一小段京戲。陽臺上晾著一件有些泛黃還有幾個小洞的白背心,這是蘇征南老人夏天最愛穿的背心,陽臺的地上擺著幾盆花草,鳥兒在鳥籠里面蹦蹦跳跳唱著歌。

經過前期與老人的家人溝通,老人的生活十分規律,出于對近百歲老人身體的考慮,采訪時間控制在半個小時以內,希望老人能講一講他對年輕一代的囑托,也講一講他參加戰爭時的經歷。

按照約定時間,我們一行人早上9點半來到了蘇征南家里,老人已經坐在沙發上等著我們了。蘇征南的大兒說,老人很早就等著了,這是在部隊留下的習慣,一輩子都有規矩守紀律。

“爺爺,您打過很多場仗吧?”

蘇征南點點頭,雖然今年已經99歲高齡,但身體狀況比我們預想的要好很多,我心中暗喜,一定可以聽老人講述很多戰爭時的故事。

否定的答案里竟然藏著勝利的自豪

“您有沒有經歷過什么驚心動魄的時刻?”

“沒有”

“打仗時候苦不苦?”

“不苦”

“您有沒有負過傷呢?”

“沒有?!?/p>

一連三個簡短否定的回答,有點出乎意料。

“那您身邊有戰友負過傷吧?”我試探著問。

“受傷不受傷不在你自己。敵我雙方開戰,子彈是不長眼睛的,不光要有好的槍法,還要與戰友密切配合。遇到危險戰友要相互提醒,注意躲避?!彼燈鷲接?,蘇征南才開始話多起來。

“抗日戰爭時期,我和同學尹為民就在一起相互配合掩護完成任務,很默契!”

提起昔日一起戰斗的戰友,蘇征南的語調從高到低,慢慢閉上眼睛抬手摸著自己的額頭,看上去很平靜,看不出他表情的變化,但在他身邊的我能感受到一名老兵的克制,他一定在想念他的戰友,回憶在一起并肩戰斗的歲月。

從斷斷續續地聊天中,我們了解到,蘇征南1920年12月出生,1937年是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的學員,同年3月與堂哥一起入伍,1938年7月入黨,曾任晉察冀中十分區大隊三營政治教導員、原總參測繪學院政治部副主任、原66軍政治部副主任。參加過抗日戰爭、抗美援朝戰爭、平津戰役、解放張家口戰斗、太原戰斗等?;竦枚逗煨槍ρ儆?。

蘇征南講起跟他一起參軍入伍、經歷過生死的堂哥,很是親切?!拔頤橇礁瞿曇投即罅?,現在不方便見面了?!幣蛭際悄杲偎甑睦先?,生活在不同的城市,所以近兩年都沒有見過面。兩位老人耳朵都不好,但是過段時間會打上個電話相互問候一下,雖然彼此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但他們能感受到對方的思念。

在蘇征南關于那段烽火歲月的記憶中,提到最多的是抗日戰爭,這是深深印在老人腦海中不可磨滅的記憶。蘇征南描述著當時的場景,這是國家之戰,當時全國的人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把敵人趕出中國的土地。因此群眾紛紛把自己家的食物拿出來,送到部隊給戰士們吃,部隊會把糧票塞到群眾手里。那時候大家齊心,沒有干不成的事。

“以前打仗用漢陽造,還不是自己造的,是從敵人手里奪的,我們打仗打贏了用繳獲來的武器再繼續打,就這樣我們一點一點贏得了中國的獨立!”講到這里,蘇征南又閉上了眼睛,這次可以分明地看到他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揚。

這是屬于老兵的自豪,感染著屋里的每個人,陽光透過玻璃灑在陽臺上,蘇征南養的鳥兒嘰嘰喳喳歡快地叫著。

不是誰都可以當英雄的,犧牲在戰場上的人才是英雄

當問及他是否是英雄時,我們又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英雄是取得了什么功績,打仗取得了什么勝利,繳獲了什么武器,俘獲多少敵人,這是英雄,不是誰都可以當英雄的,犧牲在戰場上的人才是英雄?!彼照髂弦蛔忠瘓溱故妥乓幻媳浴壩⑿邸倍值睦斫?。

“您在戰場上想到過犧牲嗎?”記者接著問

“誰不怕犧牲?但你作為軍人,就得隨時準備打仗,隨時準備犧牲?!閉饣卮鵂岫ㄓ辛?,不容辯駁。

我們快結束采訪時,蘇征南的三兒子殷幸福準備攙扶著蘇征南去臥室休息,客廳另一個房間的門打開了,走出一位拄著助行器的老人,步伐緩慢有些吃力,在房間門口站定后,小聲地說:“該去休息了,不能讓他老坐著?!?/p>

這位行動不便,嘴里卻不停念叨的老人是蘇征南的老伴高春萍。老人患有嚴重的糖尿病,眼睛因為長期生病已看不清楚墻上的鐘表,但她在心里估摸著時間,督促老伴蘇征南生活起居的方方面面。

循聲望去,高春萍左手松開助行器,在空中摸索著:“我看不到你們”,我連忙握住她的手,“謝謝你們來看他,他呀,好幾次差點沒了命,都是有驚無險啊?!蔽頤且惶蹲×?,這和剛才蘇征南老人自己說得完全不一樣??!

我們沒有打斷,她繼續說道:“有一次他跟戰友一起走在路上,敵人隱藏在樹上,他們走近時,敵人一槍就打中了他身邊的戰友。他立刻反擊,一槍把敵人從樹上打了下來。太驚險了,如果敵人第一槍對準的是他,后果不堪設想……”

高春萍握住記者的手。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現在回憶起老伴的經歷,高春萍還是會緊張,年輕時的她陪伴著蘇征南不知經歷了多少次這種危險時刻。此刻,從手心傳遞的溫暖,直抵心間,這種經歷過戰爭洗禮的愛情,散發著一種別樣氣質的浪漫。

三兒子殷幸??醋爬先飼樾饔械慵ざ?,連忙打斷,不想了,都過去了?!岸?,現在就挺好!”高春萍老人的思緒被拉回到現在。

老人慢慢往屋里走,一邊走嘴里一邊念叨著挺好,挺好……

殷幸福跟我們解釋道:“我父親幾乎沒有跟我們說過他過去的事情,但是我的母親只要是提起父親當年的事,就止不住話匣子了?!?/p>

這時我抬頭看見臥室半掩的門后掛著一張蘇征南和老伴高春萍年輕時的合影,照片上蘇征南身著軍裝英氣十足,高春萍笑容甜美。

采訪中遇到了來給蘇征南日常巡診的干休所的醫生劉星,蘇征南給她的印象是務實、低調,這也是身邊人對他的普遍評價。

“蘇老是我們所里唯一一名健在的紅軍了,稱為‘國寶’一點都不為過?!碧鈣鶿照髂?,醫生劉星像是在說她的親人,他不喜歡談戰場上的事情,聊天的時候一談到這一塊,他就會把話岔開。

劉星曾經問過蘇征南,為什么不愿意多提當年戰斗的事。蘇征南說:一回想起戰爭時的場面,想起犧牲的戰友,自己會難過的好幾天睡不著覺。現在和平安寧的生活,是無數戰友用鮮血換來的,看到祖國越來越好,是我最大的欣慰。

?

撰文/中國軍網記者 劉上靖

攝影/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出品/中國軍網 騰訊新聞 中國人的一天

?